IMG_0016.JPG

最近心思一直被「自殺」這件事圍繞著
(別擔心  不是我要去自殺)
就連隨手拿起的村上春樹的「挪威的森林」都在講自殺...

我常在想
一個人要自己結束掉自己的生命
是需要多少的絕望
是經歷了怎樣的掙扎與痛苦
才能這麼決絕地切斷身邊所有的羈絆

1994年2個北一二良的學姐 (那之後5年,我是二良的一員)
在蘇澳的小旅社中燒炭自殺 震驚社會
遺書上寫著:「在社會生存的本質就不適合我們」
我想這是屬於極青春的自殺理由吧
那因為青春而所以擁有的驕傲、偏執、狂拗 而衍生出的
對未來的徬徨、茫然、不安,對成長的恐懼與期待
對規範的不屑,對生命的懷疑
是每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都曾面臨過的掙扎吧
而我們在這樣的掙扎中漸漸了解到社會的歪斜
然後也漸漸了解到這樣的歪斜無可撼動 只能學著去適應
學姐只是拒絕去適應罷了
而普羅大眾如我們 在這樣的殘酷事實面前
只能各自慢慢發展出一套觀點去理解那樣的歪斜 (該稱之為社會化嗎?)
於是 藍色大門的張士豪說:
「這個夏天,留下什麼,我們就變成什麼樣的大人。」
(是說我自己也很納悶那個夏天我到底留下甚麼讓我變成這個德性 @@)

在這邊我想講一下都蘭的阿才
阿才1.jpg
(陳明才 1961~2003)
我想以他透徹的雙眼 是不可能沒有看出這歪斜世界的樣貌
但他卻懷抱了十足的天真與熱情想要改變這天殺狗屁倒灶的世界
只是在一次次的抗爭中也一次次累積了失望
而讓他筋疲力盡、遍體鱗傷
「眉心的那把小火,如果你不想燒熱一點,也請熄滅好嗎?」
最後阿才選擇在都蘭鼻自己撲滅了這把眉心的火
回歸到大海做一場生命告白演出
因為他的離去 都蘭鼻的BOT被擱置 是有形且龐大的改變
而那些無形、緩慢卻深遠的影響至今依然在各個角落進行著
他完成了死亡的孤獨與美好

我覺得自殺的理由一點都不難理解
尤其最近天災頻傳 在這樣巨大的對生命的不確定感中
「自殺」似乎讓人覺得可掌握的至少還有自己的生命
每次在思考我可能的死亡方式時(這一點都不灰色喔,我反而覺得這是健康的)
自殺一直是在我的選項中
當這個世界讓我覺得不再有樂趣時 (至少目前依然是興味盎然)
我想駕著我的小船(哪裡來的?!) 往最狂烈的暴風雨駛去
在見識到大自然的力量之後  告別這個世界
(不覺得很浪漫嗎?!  呵呵呵)

不過 目前為止 我還是對執行自殺時的決絕難以想像
然後 另外 我想說的是
無論誰因為甚麼原因用了甚麼方式自殺
他必定經歷過我們無法想像的磨難
因此 我覺得沒有任何人擁有批判的權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onini 的頭像
yonini

認真生活才是正經事

yonin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